阿鷹又唸做阿硬

這裡是阿鷹
只有跳坑的能力沒有填坑的動力

喻文州男神一生推!
喻黃一世不拆!

灣家人

歡迎私信約稿

plurk:chen3017(最近都在噗浪)

[2016黃少天生日賀之喻黄連續劇-8]

 

#文的部分感謝好鹿 @三个鹿 !
#ABO+娛樂圈設定

 

大概是这个新闻太过荒谬,蓝雨整栋大楼的人对着这条消息人人脑洞大开,虽然两人知道一直有人萌着他两的cp,但从这几年的情况来看,外人不清楚,内部人员都知道他两确实是毫无交集。黄少天走进蓝雨大楼的时候第一次发现被人瞩目的感觉不太舒服。从录音室经过的时候,李远正拿着一小叠资料推门出来,黄少天看到他正准备提起精神打个招呼,却看到李远把资料往胳膊一夹,双手捧心做了个夸张的动作,摆出一副被抛弃的样子,还对了个无声的口型“原来你都是骗我的”。黄少天一秒变脸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手比中指头也不回酷酷的走了。

等他到了魏琛的办公室门口,敲门走进去之后才发现,原来办公室只有魏琛、方世镜和喻文州。魏琛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招手让他带上门进来坐好,然后清了清嗓子,努力摆了个严肃的表情,问到:“你两小崽子到底在搞什么名堂?这照片怎么拍的”

黄少天半摊在沙发上抱着个抱枕不说话,他身体还没完全好,原本已经躺在床上快要睡着的人被强行拉了起来,现在一点也不想说话。喻文州见黄少天不说话只能慢慢把狗仔拍的照片言简意赅的解释了一番。方世镜坐在黄少天旁边摸了摸他的头,已经不烧了但是显然人还是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黄少天就着方世镜收回的手顺着靠在方世镜的肩膀上,头埋在抱枕里嗡声说道:“方老大,我好难受,想睡觉”

方世镜轻拍了下他的头,对他说:“云秀说你对新抑制剂适应性不太好,这段时间先放假吧,剩下的事情我们来处理”黄少天嗡声嗡气的答了一句,又听见方世镜对着喻文州解释一般的说明“少天其实是Omega,文州你应该早就怀疑了吧”时才想起办公室里面还有个喻文州,心里一慌抬头看着方世镜说道:“方老大你怎么说出来了”。魏琛示意喻文州坐下,又伸手在黄少天的头上揉了两把说:“文州又不是外人,再说他精着呢,上次你拍戏你掉海里他把你救起来后你去医院了,当时老方去医院看你,我去了片场,这小子旁敲侧击的说了一些话,拐弯抹角的都是猜疑,之后跟老方打电话的时候就差没直接问了,也就你傻以为他没怀疑了”黄少天转头望着喻文州,喻文州倒是大方的不得了,脸上还是平常那副笑咪咪的样子,黄少天在心默默吐槽了一句心脏。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表情有点好笑,只是碍于现在有正事要说实在是不好继续这个话题。魏琛把手里的烟头弹了两下,又深深吸了一口像做了某个重大决定一般开口说到:“关于这件事情,公司的意思是让你两先住一起”

“什么?”黄少天偏头看了一眼喻文州,对方万年不动的微笑都出现了一丝裂缝,黄少天心想那么淡定的一个人也不能理解这个决定,公司这是要逆天啊。

“我和老方把你们两叫来也是想先跟你们说一下这个事情,其实你两最开始说不和也是那些八卦杂志从你们出道时的新闻中摘取片段含沙射影,脱离来说在台上台下反到只是不熟的同事关系,或者以一个企业来说是相互竞争的两个业绩员更贴切,稍微有点情商的人都知道工作上竞争不该上升到私人情感层面。这次电影的拍摄我们完全可以对外宣称你们从普通的同事变成了好友。”

“那也用不着同居啊,我可是Omega啊”说完这句,黄少天又觉得不太合适,他悄悄望了一眼喻文州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的意思是两个人的发情期和易感期会不会不太方便”

魏琛白了他一眼说到:“你对外宣称的是个beta。况且也不需要你们经常住一起,除去没有通告的日子和你们的发情期易感期,一个月大概也就住一起2-3天”

“况且现在社会AO平等,少天你这是歧视A还是歧视O啊”魏琛说完又补了一句。

“去去去,我才没有歧视,魏老大你讲不讲理”黄少天有些激动的反驳,喻文州看他两说了半天,这会也开口说到“就算是AO平等,但是少天应该算是未被标记的O,这样和一个alpha住一起太危险了”

黄少天多看了喻文州两眼刚想给他比个赞,方世镜却突然开口说“我和老魏对这次公司的安排也不认同,但是暂时无法改变,另外据我们所知公司会安排住一起的不只你们两,公司好像有意安排一档新的节目,只是恰好你们俩安排到了同一间,目的基本上也可以说是之前为了你们拍电影做的plan B,这次八卦事件大概只是个突发的意外。”

 


 

评论 ( 1 )
热度 ( 78 )
  1. 炙烤鹿肉、阿鷹又唸做阿硬 转载了此文字
    把之前跟鹰一起的生贺转发过来了,希望各位看官喜欢的点个小红心吧(老脸一红.jpg

© 阿鷹又唸做阿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