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鷹又唸做阿硬

這裡是阿鷹
只有跳坑的能力沒有填坑的動力

喻文州男神一生推!
喻黃一世不拆!

灣家人

歡迎私信約稿

plurk:chen3017(最近都在噗浪)

[2016黃少天生日賀之喻黃連續劇-11]

#文的部分感謝好鹿 @三个鹿 !
#ABO+娛樂圈設定

 

黄少天清醒过来的时候,身上已经被清洗得清清爽爽,连续几天的发情期让他的身体疲惫不堪,体力和精神的透支让他一时没意识到自己在喻文州的房间里,旁边还有个睡着的喻文州。躺在柔软的床上,他感觉自己周围充满了一个完全不属于自己的而且是个alpha的信息素味道,这种味道从枕头,从被子,从旁边那人,甚至从自己的体内散发出来。脖子上的腺体还留着深深的牙印,稍微回忆一下他都能想起这几天被喻文州按在床上,咬住腺体,身体内被alpha的器官充满后爽到高潮的哭喊声。他尝试着起来离开这个充满alpha气味的地方,却发现自己被喻文州搂在怀里,而他还在熟睡中。黄少天皱了皱眉,伸手想要拿开搭在他腰上的手,下一秒却被对方收紧手臂拒绝,然后喻文州醒了。

尴尬,愤怒,委屈

一瞬间复杂的情绪全部一涌而上,他加大了力气甩开抱着他的手臂,然后翻身下床,伸手拿起自己的衣服套上,头也不回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然后喻文州听到隔壁房门被“咚”的一声用力带上的声音。等到喻文州爬起来煮好了勉强够两人填饱肚子的白粥和面条时,黄少天的房门还是紧紧的关闭着。他叹了口气,走到门口,抬手敲了敲门说“少天,先吃点东西填饱肚子,然后我们谈谈吧”然后站在门口等了一会,里面却没有任何回应。正当他转身准备走的时候,门开了,黄少天已经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站在门口看着他。他回头看过去,黄少天头发湿湿的还滴着水,脸上的表情冷淡又戒备,这让他心里没来由有些难过。强压下心里的感受,他再次开口,语气尽量温柔的说:“我煮了点吃的,这大概是我们尝试过这么多次后,我唯一做的好吃的了。你这几天没怎么吃饭,身体会受不了的。先过来随便吃点,吃完我们再聊。”黄少天刚想拒绝,肚子却自己发出了抗议,本着不想饿死自己的想法,默默的点了个头跟着出来。

这大概是两人近段时间吃的最沉默的一餐了,等到黄少天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喻文州也放下筷子,略停顿了一下开口说道:“少天,对不起”。黄少天没有回答,只是一言不发的坐在对面盯着他。喻文州见他没有回答又斟酌了一下开口说道:“标记发情期的你是我的错,只不过当时我也被信息素影响,才会…但是你大概会觉得这是借口。现在我想说一下我内心的真实想法,刚刚做饭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当时如果我发现你的时候打电话给了云秀或者你的beta助理让她们来解决,是不是就会避免这些时,我发现我的内心在对这些假设说no,我潜意识里拒绝她们来这里,不想让她们看见当时的你”

黄少天放在桌子上的手下意识的握了握,然后开口语气不善的问道“喻文州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当时标记你既是我的本能,又是我的潜意识”喻文州抬头看着黄少天,眼神认真又专注,“少天,我喜欢你,从我怀疑你是个Omega开始关注你到后来我们一起住在这里,我大概已经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你,只是我一直不知道也不确定,直到那天回家发现发情的你无助的躺在地毯上看着我的时候,我承认那时我的alpha本能让我无法控制自己,但是我也第一次那么庆幸当时和你同居的搭档是我。”

喻文州的表白太突然,黄少天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喻文州看着他的样子笑了笑继续说:“我无比庆幸我是个alpha,可以标记我喜欢的Omega,虽然他现在可能不喜欢我甚至讨厌我恨我,但我会用我的一生来陪伴他照顾他爱他,让他接受我然后爱上我。少天,也许现在说这些不太合适,不过我还是想问你,我可以追你吗”

黄少天咬了咬下嘴唇,脖子后面腺体部位隐隐有些发热,强行标记他的alpha在向他告白,然而他对这个alpha谈不上喜欢却也不讨厌,那要答应吗?黄少天想了想开口问道:“如果我不同意呢?”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坚定又认真的样子,轻声回答他:“少天,你只要享受我追你,我对你好就好,这并不是征求你的建议而是宣告。”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07 )

© 阿鷹又唸做阿硬 | Powered by LOFTER